綠光牧場Our Farm

為了你,我們養了一群牛

微風徐徐,太陽還沒起早。莫札特G大調弦樂小夜曲,劃破寧靜的初曉。凌晨五點,耳號277的桑吉絲帶頭,領著第一批迫不及待的乳牛媽媽,從戶外運動場晃呀晃的走進榨乳作業區,頭挨著腹側排排站好了。前一夜好眠,醞釀了9個小時、香甜滑順的生乳,不只是牛媽媽的奉獻分享,也是酪農的365天,天天為這辛苦為這忙。「我們養牛,牛也養我們。」身為綠光牧場酪農第二代的林建燁,至今還記得阿爸當時說這話時的堅毅表情,那是養牛30年下來,領悟的一種責任、一種感恩。從高一開始,放學後幫忙牧場雜活,看見父親堅持選用進口優質草料飼養牧場的牛隻,即便入不敷出也心甘情願。林建燁延續著父親的養牛精神,堅信用愛對待著牛群,讓她們活得健康、多一點愉悅,產出的鮮乳不僅風味甜美,更可以提供人們一天滿滿的活力。

酪農,是全世界最辛苦的農業經營者

在每一個認真、實在的牧場提供新鮮高品質鮮乳的背後,都有一個辛苦又感人的故事,迷客夏自營的「綠光牧場」也不例外,從乳牛的培育開始,即選用最高級的食材進行飼育,飼養超過250頭荷蘭乳牛。配合政府農業政策,成為南部示範戶、接受乳牛胚胎移植育種計畫、獲得全國乳牛選美比賽冠軍...這些光環底下,其實並不會直接提高牧場的收入,加上選用北美進口苜蓿草、甜燕麥、百慕達草搭配國產青貯玉米的給飼條件,成本比起自種青割狼尾草的牧場,硬生生多出了兩到三成。牧場在收支失衡的情況下,林建燁的父親在他高二那年又遭遇被公牛撞傷的意外,住院一年多下來,龐大的醫藥費幾乎壓垮這個農家。於是在母代父職的媽媽帶領下,和高職唸商的姊姊一起放棄升學,接下父親所專注的酪農工作,就這樣前後十多年的時間。

自己的鮮奶自己救

然而,自從WTO開放後,政府不再對農業進行補貼,加上冬季鮮乳的供需失衡,依靠著大型乳品加工廠生存的酪農,被迫面對剩餘乳以每公斤三元被收購的困境,有能力轉職的酪農紛紛離牧棄養;沒有能力或沒有意願的只能苦往心底吞,默默陪著牛群走向沒有未來的明天。看到許多優秀的酪農前輩賣牛賣地拆農舍,退出這個行業,想著牛媽媽一天兩次產出的高品質生乳,卻只能被賤價收購,「怎麼對得起她們?」自家人辛苦做白工就算了,可不能讓好東西也白費了啊!「自己的鮮奶自己救!」於是為了解決酪農業沒落、冬季鮮奶產量過剩及企業收購價格偏低的窘境,林董事長開始了使用自己牧場鮮乳、自產自銷轉型傳統酪農業的想法。

迷客夏,「客」字擺中間,堅持顧客在心中最重要

十三年前,在當時手搖飲料店還不盛行使用鮮奶做成奶茶,有九成以上的店家仍是以奶精粉為主;而在近年來毒奶粉、塑化劑等食安風暴的推波助瀾之下,消費者開始願意選擇單價較高卻真實天然的鮮奶飲品,也帶動了許多小農鮮奶走出自己的銷售通路;更重要的是,在最能代表台灣餐飲文化的珍珠奶茶業界,樂見為數眾多的商家,開始全程使用鮮奶取代奶精。自此,「冬季剩餘乳」的不合理現象成為絕響,回首來時路,彷彿也能看見牛媽媽欣慰的笑了。迷客夏,「客」字擺中間,就是堅持將顧客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。從創立開始,即堅持不販售以奶精調製而成的飲品,堅持成分無調整,口味天然滑順,飲用人體無負擔。從牧場出發的養牛思維與感恩的心,「為了你,我們養了一群牛」;為了你,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很多,也時時提醒自己,願意去追求最好更好,為了你…